漢中拜將壇
時間:2016-06-16 00:00:00 瀏覽:
漢中拜將壇址考 
兼與陳孟林先生商榷 
發布時間:2014-10-24 來源:漢臺區政府網站 作者:陳福壽 發布人:信息中心-侯曉斐 閱讀次數:314次   A A+
  四百炎劉此地開,登壇國士果奇才。
  陳倉度后秦方定,火井燃時楚已灰。
  水咽波聲思上將,城臨老樹伴崇臺。
  忠魂慟共寒煙散,掛甲亭前春不回。
  這是清代著名詩人前人詠漢中拜將壇的詩句。拜將壇、古漢臺、飲馬池是漢中遐邇聞名的西漢三遺址之一。公元前206年,漢王設壇拜將,拜將盛典之壇是劉邦統治集團的決策之地,英雄聚會之處。拜將壇是劉邦不拘一格,任人唯賢;蕭何慧眼識珠,薦賢舉能;韓信才華初露,國士無雙的象征。它還是神州第一對《登壇對》的誕生地。“留此一抔土,猶為漢家基。” 拜將壇是劉邦集團興漢滅楚的誓師地,是西漢王朝卒定天下的發祥地。對于西漢王朝來說,漢中拜將壇具有劃時代意義,它象一座豐碑,巍然屹立。古往今來,無數志士仁人來此憑吊先賢,攬勝懷古。基于此,弄清它的確切位置,還歷史的本來面目,十分必要。
 

 
  近讀《城固文史》第十五輯《古韓信臺考》一文(以下簡稱《考》文),學到不少知識。作者陳孟林先生首先引用我國古典文獻《水經注》載:“湑水流南,經大成固北,城乘高勢,北臨湑水,水西有韓信臺,臺高十余丈,上容百許人。相傳高祖齋七日,置壇,設九賓禮,以禮拜信也。”“漢高祖元年(公元前206年),項羽封劉邦為漢王就國,聽蕭何計,擇日齋戒,設壇具禮,拜韓信為大將。” 該文結論,城固韓信臺就是拜將壇。其次,作者引用唐代詩人岺參詩:“漢王城北月初霽,韓信臺西日欲斜”;和城固知縣楊箕峰詩:“君不見漢王高建拜將臺,今日登壇興壯哉”,“登壇不是蕭侯薦,高祖何緣得見奇”; 以及無名氏詩:“將軍年少喜登壇,耿耿忠心一寸丹”來佐證,以上詩人也說,城固韓信臺就是拜將壇。
 

 
  《考》文作者進一步說:“至于漢中的拜將壇,它與城固的韓信臺屬于同一歷史時期的兩處西漢遺址。一為高皇所設,一為韓信所筑;一為拜將權宜,一為興漢滅楚大計。其壇本亦無存。民國22年(1933),馮玉祥將軍駐漢中時,根據《府志》(應為《漢中府志》,引者注),在漢中南門外重建了漢大將韓信拜將壇,并為樹碑題詩:“蓋世功名三杰并,登壇威望一軍驚。” 民國27年(1938), 祝紹周任漢中警備司令(當時,祝紹周任鄂陜甘邊區警備總司令,引者注)時, 將壇上磚欄易為石欄, 并樹碑題詩。解放后,在市政府的重視下,又增建了北壇。
  《考》文作者引經據典,說理充分,旨在闡明北魏地理學家、散文家酈道元(?~527)所撰《水經注》中,關于韓信臺就是漢王劉邦拜韓信為大將的場所。從公元前206年至今的2200多年,亙古不變。今漢中市漢臺區的拜將壇,只是民國22年(1933)由馮玉祥將軍駐漢時修建的贗品,以后又兩次整修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酈氏《水經注》中關于“韓信臺”的記載,迷惑了不少學人。早在20年前,筆者供職于漢中市(今漢臺區)地方志辦公室,組織編纂《漢中市志》期間,漢中師范學院(今陜西理工學院前身)歷史系一位作者,在《陜西史志》上發表文章,內容和《考》文如出一轍,稱“城固韓信臺就是拜將壇”。當時,一位漢中市志編委會領導嚴肅地說,我們必須弄清這個問題,志屬官修的信史,不能以假亂真,否則對不起歷史,對不起社會,對不起讀者。為了弄清這個問題,筆者當時就本著學習的態度,游弋史海,查閱資料,篩選甄別,去粗取精,去偽存真,現在,將新舊資料合并整理,結果證實,《考》文關于“韓信臺就是拜將壇”結論難以成立。故陳述己見,求教于方家,并與作者商榷。
  一、典籍辨謬誤
  《考》文稱,民國22年(1933),馮玉祥將軍駐漢中時,根據《漢中府志》,在漢中南門外重建了漢大將韓信拜將壇。事實并非如此。據《漢中市漢臺區軍事志》載,馮玉祥將軍駐漢時間,實際為民國11年(1922)1月上旬,馮玉祥部與陳樹藩部戰于漢中。馮玉祥將軍駐漢期間重建拜將壇,純屬《考》文作者主觀臆斷,并無史料依據。以筆者所查典籍資料證實,關于漢中拜將壇址的記載,首先可以追溯至一千多年前的古代,并非近代。
 

 
  北宋,文學家、史學家樂史撰《太平寰宇記》,被稱著宋代地理總志。在該書卷133,南鄭縣(治今漢臺區,下同)條下載:“拜將壇,漢高祖初為漢王,欲東下,拜韓信為將,因筑此壇受命。” 這段文字說,漢高祖劉邦來南鄭就任漢王后,欲滅楚霸王項羽,筑拜將壇,拜韓信為大將,此壇是韓信被委以重任之處。另一位史學家樂史(930~1007),撫州宜黃(今屬江西)人,初仕南唐,后為宋平原主簿,官至職方員外郎。在一千多年前明確指出,拜將壇在南鄭縣,并非在城固。
  南宋,史學家郭居仁撰《蜀鑒》云:“漢王至南鄭,拜韓信為大將。” 另一位南宋史學家王象之撰《輿地紀勝》卷190,人物,李固條下載:“漢史稱,高祖拜韓信于南鄭。今信壇、固墓皆在南鄭。” 這兩位史學家明確告訴后人,漢高祖劉邦在南鄭稱漢王時,在國都南鄭設壇拜將,拜將壇就在南鄭。東漢,三朝太尉李固出生地柳林鎮,從漢代至新中國成立均屬南鄭縣管轄,1958年才劃歸城固縣隸屬。王象之明確寫道,拜將壇在南鄭。
  二、詩人解迷津
  古代,往來漢中詩人筆下涉及劉邦決策地、登壇拜將處作品眾多,詩作可以解疑柝惑。
  唐代,任過漢南(漢中)從事的著名詩人胡曾,在《漢中》一詩中寫道:“荊棘蒼蒼漢水湄,將壇煙草覆余基。適來投石空江上,猶是龍顏納諫時。” 作者胡曾當時看到的拜將壇則是荒草覆蓋。該詩證明,至少在唐代時,拜將壇已在南鄭。
  北宋神宗熙寧中(1068~1077),被稱著“宋詩開山祖師”的北宋詩人梅堯臣,在《送李中舍襲之宰南鄭》一首中,有“蒼煙古柏漢高廟,落日荒茆韓信壇”的詩句。該詩標題已道明,作者送摯友李襲之來南鄭任縣令,所詠景物不言而喻即在南鄭縣內。漢高祖廟在漢江南岸,與漢江北岸的拜將壇隔江相望。
  南宋孝宗乾道八年(1172),愛國大詩人陸游來到抗金幕府所在地南鄭,寫下不少詩作。《劍南詩稿》中也有幾首詩提到拜將壇。《山南行》一詩中有:“將軍壇上冷云低,丞相祠前春日暮”。《夢行南鄭道中》一詩中有:“將壇坡陀過千載,中野疑有神物護”。《南鄭馬上作》一詩中有:“落日斷云唐闕廢,淡煙芳草漢壇平。” 這首詩下作者自注,南鄭“近郊有韓信拜大將壇”。陸游詩作已標明,拜將壇就在南鄭。
  明代,題詠漢中拜將壇的官宦、詩人較多,其中著名者有,明正德年間(1506~1520)漢中知府張正蒙,同一時期的吏部提學副使何景明,還有張潮、張正蒙、侯居坤、張煉等。
  清代,為漢中拜將壇題詩者有鄭日奎、前人、黃作棣、張炳蔚等。有稱贊明主劉邦不拘一格使用人才,有稱頌伯樂蕭何薦舉賢能,更多的則是贊揚兵仙神帥韓信,為漢王朝建立立下的豐功偉績。恕不引用作評。以上詩人詠嘆的拜將壇均在南鄭,且寫作時間均在民國之前。
  三、方志明真偽
  地方志早已弄清了漢中拜將壇的位置,且論證了《水經注》中記載的失誤。據清乾隆五十九年(1794)二月,南鄭知事王行儉成書的《南鄭縣志·卷十·古跡》“拜將壇”條下,在引用《水經注》關于城固韓信臺記述原文后說:“是拜將壇又在城固。以意斷之,當在南鄭者為是。” 這位南鄭父母官開宗明義說,拜將壇不在城固,而在南鄭。并闡明理由充足:“時漢王都南鄭,拜將必欲國都。且臺、壇有別,臺必筑土崇高,壇則起土為埒而已。古命相拜將,有設壇席之文,未聞筑臺。《史記》固云,設壇具禮,不曰筑臺也。是拜將壇當在茲地(南鄭)”。這段文字說,如此隆重的拜將盛典不可能離開國之都城南鄭,而選在城固。且拜將盛典只能設壇,不曰筑臺。壇,土筑的高臺,古代用于祭祀及朝會、盟誓等大典;臺,平而高的建筑物,一般供眺望和游觀所用。只有“壇”才會是拜將的地方,被稱為“韓信臺”之地,不可能“設壇具禮”拜將。故韓信臺不能與拜將壇相提并論。漢王設壇拜將,其臺稱“漢王臺”尚可,稱“韓信臺”者另當別論。稱韓信臺者,臺為韓信所為,韓信怎么能為自己筑臺,請漢王拜其為大將?
  又據民國10年(1921)七月,南鄭知事柴守愚撰《續修南鄭縣志·第五卷·古跡》“拜將壇”條下載:“《康海記》(為拜將壇整修后寫的碑文)在郡城南門外,附城塹。《史記·淮陰侯列傳》,漢王欲召信拜為大將,蕭何曰:‘王素慢無禮,今拜大將如呼小兒耳,此乃信所去也。王心欲拜之,擇良日,齋戒,設壇場,具禮,乃可耳。’王許之。諸將皆喜,人人各自以為得大將。至拜將,乃韓信也,一軍皆驚。” 該志也引用乾隆《南鄭縣志》上述文字,來說明南鄭拜將壇才是漢王設壇拜將處。致于“城固東境之(韓信)臺,或(韓)信與漢王部署諸將處耳。明嘉靖(應為“正德”)間,副使呂克中嘗筑亭壇左,鐫刻詩章,康海為之記,今廢。”
  《康海記》即《拜將壇記》。是明正德十四年(1519)十月初一,武功人康海,(字德涵,號對山,弘治進士第一,授撰修)為拜將壇整修后所寫的碑文。
  明正德四年(1509)以來,四川農民起義軍轉戰漢中,清廷派統軍大員來漢鎮壓。陜西按察使撫治副使呂克中來到漢中,看到拜將壇荒蕪,予以整修。并在壇左(面向東,壇左即北)增建“掛甲亭”,即后來所稱“拜亭”(此亭并非考文所說,解放后人民政府新修)。竣工后,由康海撰《拜將壇記》碑文。《續修南鄭縣志·第七卷·藝文志》有該“記”全文,摘錄如次。其文起筆便指出漢中拜將壇修建時間和位置:“漢中,故有高帝拜將壇,在郡城外附城塹,實淮陰侯決策之地也。” 接著闡明它的意義和作用:“夫英雄之會,圣賢之業,其跡雖遠,其教最長也。” 以上方志記載,至少在500年前,拜將壇就在漢中。并非《考》文作者所述,在至今80年前的民國22年才修建。
  四、省府下定論
  歷史上,有文字記載的漢中拜將壇整修共有5次。即明正德十四年(1519)、清嘉慶十三年(1808)、民國31年(1942)、1985年及2007年。需要說明的是2007年第5次整修,漢中市和漢臺區兩級人民政府整修拜將壇,拆除原南北大門外,全面設計擴建。次年竣工,占地面積50500平方米,圍墻高聳,院內建筑物古色古香,雄偉壯麗。2008年9月16日,整修后的拜將壇被陜西省人民政府確定為“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”。這是省政府對漢中拜將壇即是公元前206年,漢王劉邦拜韓信為大將之處的肯定。設想,如果城固韓信臺就是拜將壇,那么省政府是不會作出上述決定的。
  那么,酈道元《水經注》中,關于城固境內相傳韓信臺就是漢王拜韓信為大將之地,又作何解釋呢?帶著這個問題,筆者請教了漢中文史界老前輩。他們指出,《水經注》中的這段記載,不是今天才被《考》文作者發現的,古今學人都有研討,但是,一直持否定態度。酈氏為《水經》作注,不可能事必躬親,有點錯訛也在所難免。對《水經注》,前人有“詳于北,而疏于南”、“多有臆斷”等評論。書中對漢中一帶山川河流的記述,就有幾處錯誤。不過,酈道元治學還是謹慎的,在記述城固韓信臺時,用了“相傳”二字,同時,保留了“置壇拜將”之說。
  據唐憲宗元和八年(813)成書的《元和郡縣圖志·興元府·城固縣》條下關于韓信臺的記載:“城固故城,在城東六里,韓信所筑。” 清嘉慶《漢中府志·卷六·古跡》城固條下載:“韓信臺,城東五里,云淮陰侯所筑。” 這些史料說明,城固韓信臺當為韓信所筑,并非劉邦所筑。這也反證韓信豈能自己筑臺,讓漢王拜他為大將?韓信臺是韓信被拜為大將后,實施漢王韜光養晦策略,率大軍離開國都南鄭,在城固操練兵馬時所筑的高臺。
  綜上所述,《水經注》中寫韓信臺“相傳高祖齋七日,置壇設九賓大禮,以禮拜信也”的這段論述,確實給后來治史者帶來不少麻煩,從明代至今,考證不斷。以此看來,《考》文作者受酈氏誤導,墮入壇、臺不分迷霧,便不足為怪了。結論是肯定的,居于今漢中市漢臺區風景路北的拜將壇,就是當年漢王劉邦設壇具禮,拜韓信為大將之地,別無二處。
  拜將壇始建于公元前206年,是漢高祖劉邦“擇良日、齋戒、設壇場、具禮”拜韓信為大將的古壇場遺址。陜西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
  韓信被拜為大將后,統帥三軍,用“明修棧道、暗度陳倉”之計,奪取關中,繼而逐鹿中原,百戰百勝,從軍事上輔佐劉邦統一全國,建立了西漢王朝。因此,拜將壇是漢王朝的發祥地、奠基臺,亦是中國歷史上不拘一格重用人才,得人才者得天下的歷史物證。
    拜將壇歷經千年,曾數次修繕,有史所載:明正德、清嘉慶、民國、1984年4次大規模修葺。2005年始,漢中市區兩級政府投資近5600萬元對拜將壇遺址景區進行擴建維修,著力挖掘深厚的西漢歷史文化內涵,至2009年,工程告竣。建成后的拜將壇遺址景區占地面積為50500平方米,景觀面積43549平方米,其中綠化面積22900平方米,硬質鋪地20649平方米,仿古建筑4441平方米。景區內以古壇場遺址為核心,棋盤廣場、烽火樓臺、漢闕寨門與園林景觀諧美配置,再現了韓信登壇拜將一軍皆驚的宏大場面。那歷代遺存下來的一層層夯土,更是讓人感受到歷史的厚重。是人們尋古覽勝、休閑度假的理想勝地。
 
  
  韓信,少事項羽未被重用,逃歸劉邦,又未重用,再逃至現留壩縣內的樊河邊,夜間水漲不能渡,被蕭何追回。蕭何說服了劉邦,擇良日,設壇場,拜韓信為大將。
    拜將壇 位于古漢臺西南約 200米處。由南北分離的兩座夯 土臺筑成。兩臺高各有三米余。面積與古漢臺接近,是當年劉邦 駐漢臺拜韓信為漢大將軍,舉行隆重的授印儀式時所筑。    
    南臺下西面屹立一尊高大的石碑,正面上刻“漢大將韓信拜將壇”八個大字,背面刻詩一首:“辜負孤忠一片丹,未央宮月劍光寒。沛公帝業今何在,不及淮陰有將壇。”足以看出對于劉邦“鳥盡弓藏,兔死狗烹”的做法,人們是難以接受的。
 
 
 
    南臺下東邊豎一高約2米的碑,是書法家舒同為拜將壇題字。碑背面刻有韓信登壇與劉邦的一段對話,摘自司馬遷的《史記·淮陰侯傳》。北臺亭閣有國民黨愛國將領馮玉祥在漢中期間的題聯:“蓋世勛名三杰并,登壇威望一軍驚。”正是這個拜將壇,把具有軍事才能的韓信推到了楚漢相爭這一軍事大舞臺,充分展示他的才能,叱咤疆場,所向披靡,助劉邦打下半壁江山。從某種意義說,拜將壇實際上是漢王朝的奠基臺。
 
    拜將壇始建于公元前二O六年,是漢高祖劉邦設壇拜韓信為大將的古遺址,也是劉邦在漢敬祭天地的圣地。
    劉邦在漢中設壇拜將后,由韓信統帥三軍,僅用了四年半時間,就輔佐劉邦統一全國,成就帝業,建立了西漢王朝。漢人、漢字、漢文化從此發祥。
 
    韓信是江蘇淮陰人,出身貧寒,幼年亡父,少年喪母,生活艱難,曾乞食漂母,受辱胯下,但習文練劍從不間斷,十分刻苦。
    韓信從軍后先在項粱和項羽帳下,為執戟郎,曾向項羽獻“興楚亡秦方略”,項羽卻不屑一顧。鴻門宴后,韓信離楚,到漢中投奔漢王劉邦。雖經蕭何多次推薦,僅被封為治粟都尉,負責管理軍需糧草,未受重用。韓信耿耿于懷,就封冠掛印、騎馬而逃。蕭何知情后,出漢中北門,入褒谷,單騎月下追了八十余里,至今留壩馬道寒溪河旁,巧遇寒溪河水漲,阻斷韓信去路,方才追回韓信。
 
    蕭何未稟報劉邦,就去追韓信,劉邦誤以為蕭何逃走了,大罵蕭何不義。第二天,忽見蕭何進宮,余怒未消的漢王責問他為什么要逃跑,蕭何卻高興地說,他為漢王追回了奪取天下的大將軍韓信。漢王說: “跑了那么多將士你為什么不追,偏要去追一個要飯吃、鉆人褲襠、當逃兵的人?”蕭何沒爭辯,取出一封書信遞給漢王。漢王拆開一看,乃張良寫給的舉薦信,內容是韓信精通三略六韜,有大將之才,善用之,可王天下;建議拜為大將軍,統帥漢軍。漢王看信后,半信半疑,命蕭何召韓信入宮。
    韓信到漢臺漢王宮拜見漢王。漢王問:“我要滅楚興漢,一統天下,請您告訴我應該如何辦?”韓信從楚漢形勢談及軍事、民事、天文地理等,劉邦見韓信胸有謀略,見解非凡,果為奇才,十分高興,決定設壇拜將,以樹其威。拜將壇筑成后,劉邦齋戒沐浴,于公元前206年6月吉日,帥文臣武將登上壇場,擺上貢品,敬祭天地,親手將元帥大印、尚方寶劍交于韓信,并向韓信行跪拜大禮。
 
    拜將儀式結束后,為使眾將對拜韓信為大將心服口服,劉邦留下文臣武將,請韓信對當時楚漢形勢做了演講分析,使文武官員啞口無言,從而留下《史記》所載的千古佳作登壇對。
    韓信統帥三軍后,頒布軍令,操練兵馬,布陣奇特,軍容壯觀,士氣大振。不久,便用“明修棧道、暗渡陳倉”之計謀,出其不意,一舉奪取了關中,然后以關中為大本營,破趙滅齊,席卷項羽地盤,直逼項羽烏江自刎,輔佐劉邦成為漢朝的開國皇帝,即漢高祖。韓信功高震主,被告謀反,先被收了兵權,后由楚王貶為淮陰侯。十一年(前196),呂后與蕭何合謀,以劉邦平叛凱旋歸來慶功為由,騙韓信入宮,誅殺之。
 
    韓信的成功,得益于蕭何的推薦,他的死卻又是蕭何與呂后的合謀。對于韓信的一生,有文人概括為“生死兩婦人(漂母和呂后),成敗一知己(蕭何)”。典故“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”也源于此。
    乞食漂母。是說韓信少年時生計艱難,常常在別人家里吃住,飽受寄人籬下的冷落和白眼。為謀生計,他常到河邊釣魚充饑或以魚換取食品,可有幾日怎么也釣不著魚。一位經常在河邊漂洗棉布的婦人見他實在可憐,常把帶來的飯給他吃。他對漂母說,我以后一定好好報答你!漂母卻說:男子漢大丈夫,天天在河邊釣魚,怎么能自立,我看你讀書蠻認真,才同情你,誰稀罕你報答。
 
    受辱胯下。是說韓信一次從小鎮經過,遇到一個殺豬賣肉的屠夫,屠夫說: “你不過是個膽小怕事的人,身上常挎著劍嚇誰?如果你有膽,就用劍殺死我,如果不敢,就從我胯下鉆過去。”說著叉開雙腿。當時,圍觀的人很多,韓信強忍怒火,告誡自己,殺人者償命,這點侮辱不能忍受,以后怎么能成就大事呢?于是趴下身子,從屠夫的胯下爬過去,引來了圍觀者的哄笑。
    韓信被拜為大將后,為漂母置田養老;宴請父老鄉親時,還特意差人請來了屠夫。屠夫一見韓信,忙跪下謝罪,韓信未追究當年受辱之事,并讓其入席吃酒,還在軍隊為他安排了公差。這一切的確是一般人做不到的。
 
韓信為建立西漢王朝立下了卓越的功勛,被譽為“兵仙神帥”。拜將壇是韓信平步青云、走向成功的肇始地,亦是劉邦不拘一格用人才、得人才得天下的歷史物證。難怪明瑞王詩碑上說:  “高祖設壇拜將帥,天佑漢室帝業開。”
拜將壇內,翠竹蒼柏,四季常青。閱兵場內有:  “漢大將韓信拜將壇。”與《登壇對》兩通高大的碑石遙相呼應。立于西側的“漢大將韓信”石碑,是民國32年(1943)漢中城防司令祝昭周所立,背面刻詩一首:  “辜負孤忠一片丹,未央宮月劍光寒。沛公帝業今何在,不及淮陰有將壇。”沿石階而上南臺,是劉邦設壇拜將的原址,當年壇高八丈,宏偉壯觀。臺中央是左手握劍、右手托印的“大將韓信”雕像,再現了當年“登壇威望一軍驚”的風姿。北臺為祭亭,周邊紅條石勒沿,由八根巨型石柱擎起,殿式屋頂,雕梁畫棟,飛檐翹角,造型別致,石柱上鐫刻著歷代名人的題聯詩作。
    在南北臺之間,“兵仙神帥”碑傳說是明代瑞王朱常浩祭拜韓信,于萬歷四十五年(1617)制立。
    “夜影神碑”  (無字碑),立于西側,碑體經兩千多年風雨剝蝕,形成了神秘的天然石刻圖案,雖其貌不揚,卻歷史悠久。據史料記載,十二年初,漢高祖臥榻思信,為慰忠魂,欽賜地方上貢朝廷的紅色發光寶石一方。蕭何奉旨樹此碑,礙于呂后權威,未刻碑文,僅將碑石置立拜將壇。初立時,碑身夜間發光現影(碑石含多種礦物質),傳韓信魂靈附其碑,消災驅些邪靈驗,故來此祭拜的人很多。
 
    漢代巨型贔屃,造型粗獷,神態逼真,乃劉邦修筑拜將壇時的奠基碑座。碑身雖軼失,但千年石龜安然橫臥,守護著將壇。
    安放于拜將壇的世紀大鐘,重達11噸,鑄于公元2000年,是我國西北最大的銅鐘,氣勢壯觀,其聲宏亮。
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